文成便民网 网站首页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

你有没有想念过你的老师?

2022-01-20| 发布者: 文成便民网| 查看: 144| 评论: 3|来源:互联网

摘要: 我有。不止一位。1其中有一位是我的小学老师。我从小淘气,上能去屋顶掀瓦,下能到河里摸鱼,摸到了又...
投资电影 https://www.touzitop.com/

‍‍

我有。

不止一位。

1

其中有一位是我的小学老师。

我从小淘气,上能去屋顶掀瓦,下能到河里摸鱼,摸到了又扔回去,因为我不吃鱼;喜欢说话,嘴里不停,要是生在三道浮桥两道关九河下梢天津卫那地界儿,说不定能有高人名家觉得这小孩天赋异禀是个搞曲艺的料;异常好动,我妈一度以为我有多动症带我去医院检查,医生说我只是精力旺盛,导致我妈至今不相信那家三甲医院的医疗水平。

这样的小孩扔进学校,我怎么想都觉得烦。

我上课前后左右地找别人说话,不太听课,还喜欢给老师捧哏,俗称“接下嘴”,随便老师说个什么,我都能接话。有时候说得实在离谱,全班都能哄堂大笑,上课的氛围常常因为我一个人破坏掉。

我每次还很沾沾自喜。

恰好我学习不差,怎么考都能在四五百人的年级里跑进前十,于是很多老师都对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那会儿我觉得成绩好是可以为所欲为的。

所以我很讨厌一个不肯惯着我的老师。

她差不多四五十的年纪,身材微胖,夏天喜欢穿一件红色的连衣裙,冬天偏爱一套黑色的棉袄,经常拎着一个红色的开水壶从教师宿舍往办公室走。

我挨老师的第一个耳光便是她打的,那次考试我帮朋友作弊被抓住了。她把我叫到办公室里,关好门然后呵斥我,我本来没什么,但是我看到她的办公桌上我的试卷成绩,是满分,估计又是班上第一。

于是我充满了奇怪的勇气,开始顶嘴:“我只是把我的试卷给他抄了一下,又没什么。”

她本来说着话,听到我的话后沉默了好久,开口说道:“你这是在害人。”

我更懵逼了,我怎么就害人了,说道:“没有啊,就抄这一次,下次不给他抄了就是了。”

她忽然就打我一耳光,不重,至少比我爸轻得多,但我从来没有挨过老师的打,委屈得很。

她继续说道:“这一次他靠你,抄到了,下一次他就不肯靠自己了,你还觉得你不是在害人?”

那天我在办公室罚站了一节课,所有认识我的老师路过都会说我两句。

从那天起,我就开始讨厌她,还付出了各种行动,特别过分的倒是没有,差不多就是上课捣个乱之类的,但她恐怕到现在也不知道她的红色水壶是我摔坏的。

也因为这样,我受她批评的机会就越来越多。

我也越来越讨厌她。

直到有一次我考得特别差,为什么考差我倒是忘了,但那应该是我小学生涯里最差的一次。我很难过,不仅是因为自身,更多的是来自于同学和老师的嘲讽,像我这种风中一匹狼肯定不是因为不敢回家告诉爸妈怕挨揍。

于是那天下课后我没有走,就趴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发呆。

“怎么没回家?”她的声音在背后响起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听她这话我就哭出来了,说不出话来。

她叹了口气,摸了摸我的头,说道:“失败里的成长比成功的时候要多很多,这次考差了可能对你是件好事。”

坦白说,那话文绉绉的,我听了,但我没太听懂。

我还是哭,她对着我后脑就来了一下,凶神恶煞地说道:“男子汉哭什么?不许哭,滚回去。”

我连忙憋住眼泪回家。

在那天的落日里,我想了一路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安慰我吗,为什么要吼我?

哭得跟个狗一样。

2

其中有一位是我的初中老师。

初中生什么样子不用多赘述,荷尔蒙爆棚的年纪里,总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,打架喝酒抽烟恋爱,潘多拉的魔盒在那个时候的认知里是宝藏。

稍微温柔一点儿的老师的处境都很艰难,尽管大多数学生还是能说句乖巧,但随便哪个班都有坐讲桌旁边或者最后一排的娃。

我初中的座位包括讲桌旁边、垃圾堆旁边、电视机下面、教室外面以及讲台上……

就没个正常座儿。

我不在意,除了上一位老师的课。

我想了一下,这哥们儿恐怕是我求学生涯里最凶的老师,没有之一。

他很高,且很瘦,戴着眼镜理个小平头。上课会准时到达,下课从来都拖堂。烟瘾很大,但从来不在教室抽烟。软硬不吃,不论男女都一视同仁。会体罚学生,用尺子打手都是好的,我就被他拿脚踹过。

他那长相,知道的会说是威严的老师,不知道的绝计会以为这指不定是哪条道上赫赫有名的双花红棍。

我最开始不怕他,但后来跟他对线了两次都是我被血洗收场,从此见到他就躲得很远。

我那时候一周能打个三四次架,也总向往着过古惑仔那样快意恩仇的生活,觉得学校里面待着很没意思。

老想着不念书了,出去闯荡江湖。

直到有次我在厕所抽烟,被他给逮住了,他来上厕所,我正好抽了一口包在嘴里还没吐,倒是眼疾手快地把手里的烟给扔了。

结果他就走到我面前,一言不发地盯着我,也不说话。

我终于憋不住了,把烟吐了出来,他上来就给了我一个脑瓜崩,对我说:“你先滚去我办公室等着。”

我惴惴不安,果不其然,他一走进来就踹我,是真踹,也是真疼。

我恨得牙痒痒,心里想着要不然跟他拼了算了,毕竟那会儿我身上真的还带了一把弹簧刀。

我被踹倒在地的时候,刀落了出来,他走上前拿过来,然后坐在办公桌旁边。

他问我:“你带刀来学校干什么?你信不信让你背个处分?”

我是血涌上头,直接说:“背就背,反正我也不想读书了。”

我能想像我当时的样子,应该是我为数不多很凶狠的模样。

他听到这话反而沉默了,只剩下我因为不服气而发出的喘气声。

他把玩着我的弹簧刀,问我:“你不读书了你准备去做什么?”

我一愣,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我。没等我开口,他一耳光就打了过来,这个就和我爸打我的力道差不多了,他开口说道:“你连我都打不过,还想出去混?”

我不服气,他又一个反手锁把我扣住,继续说道:“不读书,你连初中文凭都没有。你是不是觉得那些校门口不念书的混混很了不起嘛?抽个几块钱的烟喝几块钱的酒?从学生身上抢得到好多?又要判几年?”

然后他松开了我,那一连串问号把我彻底问懵了,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些问题。

临出办公室的时候,他回头对我说:“看你娃儿还能读几分书,不然我是真的懒得管你,踢你你都不够资格,你晚上自己回去想一下嘛,想不通的话,你这辈子运气好充其量就是条蟒蛇,绝对成不了龙。”

那天晚上我没睡着,想通没有我忘了,但照我还是念到大学本科毕业这个人生轨迹来看,我应该是想通了。

或许想的是等我能把他打过了我再出去闯荡江湖。

3

其中有一位是我的高中老师。

我的英语在我念初中开始就走偏了,高考要不是因为我考了45分,也不至于去念个二本。我的读书历程基本上是每个语文老师都还挺喜欢我,每个英语老师确实都不太待见我,毕竟我一个人能拉低班级单科英语平均分不少。

除了一个秃顶的老头。

这老头给我的白眼加起来能绕地球挺多圈。他有个习惯,就是上课提问的时候,喜欢问那些英语成绩不好的仔,每次都有我,记忆里,我没答出来一次。

他会当众嘲讽我,好家伙他都不算阴阳大师,他应该是阴阳派的开山鼻祖。

我是真的很不喜欢英语,所以我也是真的就放弃了我的英语,哪怕到最后高三的时候,我都不太做英语作业,而我又不习惯抄别人的,就直接乱写写上去。

老头就经常叫我去他的办公室,平均每天一次。

你们懂那种我确实不懂但你又要问我的感受么?

我可太他妈懂那种感受了,比起后来女朋友问你的那些莫名其妙的问题,老师的这些问题才真的让人崩溃。

一诊过后,有一次我确实被他逼急了也说急了,朝他反吼:“你能不能不管我?我就是不想学英语,你管我考什么大学?”

老头本来滔滔不绝的嘴顿了一下,有点不可置信:“你说什么?”

我又重复了一遍。

他叹了口气,对我说道:“你要知道,你偏一科,就真的和重本无缘了。”

这些说辞我真的听烦了,不肯说话。

老头喝了口茶水,情绪有点激动:“你以为你读书真是给你自己读的?你错了,是给花钱把你养大送你上学的爸妈读的,是给在意你爱你的人读的,你这样对自己该完成的事情不负责,你就是在辜负他们。”

老头从不说脏话,但我从没见过老头情绪如此激动,脸都涨红了,而且那是我第一次听到读书是为了别人读的理论。

末了,他有点颓丧地挥挥手,让我回教室,说了句:“以后就算不会写英语作文,至少把英语字的版面写漂亮点,多一分你就能挤过几千人。”

我点点头,出了门。

第二天我又觉得过意不去,虽然他上课的时候看不出半点异常,于是我主动去了他的办公室,随便找了道题问他,反正我也听不懂。

他没有拒绝我,还是耐心给我讲了,但他没有再反问我。

问完题了过后,我嗫嚅几分还是向他说了句对不起。他有点诧异,但随即笑了笑,跟我说:“其实我们这些当老师的为什么会对你们这么严厉,只是希望你们以后不要为现在后悔,后悔在你们明明可以更努力一点的时候,选择了偷懒。你们这个年龄,太金贵了。”

我那个时候不理解这话,可能是因为那个时候我正在这个人生中最昂贵的年龄吧。

4

今天是教师节。

说起这个,我记得几年前的教师节,我写过一篇《人间最美,不过鲸落》的文字,还被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出题人弄成了阅读理解,搞得很多考生跑来问我,整得我很尴尬。

关于老师的话题有很多,好的话题多,不好的也很多。

就像我昨天在琢磨写关于老师的什么话题的时候,我考虑过写“老师不过是个普通人,容易被道德绑架”,也考虑过“一个坏老师,会害了人一辈子”,甚至考虑过结合时事双减政策写写关于“老师的收入”这样的选题,毕竟我是师范学校的,我大多数同学都是老师,我家里也有很多老师。

只不过当我提笔的时候,我忽然想起了我的老师们,想起那些在懵懂年纪里他们对我说过的话,那些我到现在觉得字字真理、当时却不屑一顾的话,想起当时恨不得去告他们体罚学生让他们下岗,现在又觉得“棍棒底下出孝子,戒尺面前是良徒”的想法。

终是不胜感激。

于是我放弃了我原有的选题,写下了这篇文字。

还有很大一个原因:

我从小学毕业的时候,我信誓旦旦地说我初中要回去看她;

我从初中毕业的时候,我信誓旦旦地说我高中要回去看他;

我从高中毕业的时候,我信誓旦旦地说我大学要回去看他。

然而,

在我一年又一年将他们遗忘的时候,这三位老师,已经去世了。

我后来一次都没有回去看过他们。

而我也只能在得知消息的时候悲伤一阵,然后继续在我自己的风雨里奔波,偶尔才又想起他们曾经带给我的改变。

只盼满天神佛,夜夜护其安眠。

祝各位老师,教师节快乐。

最后,请持续相信你关注我是因为你爱我。

-END-



分享至:
| 收藏
收藏 分享 邀请

最新评论(0)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文成便民网  

GMT+8, 2019-1-6 20:25 , Processed in 0.100947 second(s), 11 queries .

Powered by 文成便民网 X1.0

© 2015-2020 文成便民网 版权所有

微信扫一扫